寒曦影

花吐症*后续

#嘉金#
“金...”
不得不说嘉德罗斯的状态越来越差,几分钟就来一次猛咳,花上还染上了一半的血,祖玛和雷德一直担心着嘉德罗斯,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帮忙,只能在一旁看着。。。
时间也大概只剩下几天吧,嘉德罗斯看着身边完全被血染红的花,狼狈的笑了下,静静地等待死亡吧。
“嘉德罗斯!”金突然出现在嘉德罗斯眼前,气喘吁吁的,衣服也湿了,看样子找嘉德罗斯找了很久。
“....金?”嘉德罗斯抬头,无力的眼神看着金。
“原来你在这啊,找你找了很久了。”金走到嘉德罗斯面前半蹲下来笑着说。
的确找了很久,问了格瑞,问了凯莉,问了安迷修,问了紫堂,问了雷狮等人都不知道,随后找到了祖玛和雷德才知道嘉德罗斯在哪里。
“渣渣,你为什么要来?看我这么狼狈的样子吗?”嘉德罗斯冷笑道。
“不是的,不是你想着这样的。。。咳!”金转头咳了几下,咳出来的花瓣,也染上了血。啊啊,原来金也患上了花吐症了呢。
“渣渣,难不成你。。。”
“没事的啦,虽然我也患上了花吐症,但我是比你还早患上的。那么久了我想说我一直喜欢你,就是没有勇气和你表白,因为会怕你会拒绝什么的。”金挠了挠头笑了笑,也有少许的尴尬。
的确,金比嘉德罗斯还早患上花吐症,但金掩饰的很好,状态也很好,才没那么严重,连细心的格瑞都没有发现。金就在想反正只剩下最后几天了,就想试试和嘉德罗斯表达心意,就算失败了被拒绝了也不会怕了,因为过几天就得要说再见了吧。
嘉德罗斯看着金几秒,抓着金的手用力一拉,吻了上去,金表示还没反应过来。嘉德罗斯的舌头轻松的撬开金的牙齿,触碰金的舌头,交缠,吮吸,金快不能呼吸的时候,才放开了金,可以看到分开时拉出来的细小银丝。金的脸马上红了,嘉德罗斯脸和耳尖也红了起来,两人喉咙那股难受已经消失了。
“渣渣,我喜欢你。”嘉德罗斯抱紧金在耳边轻声说道。
“嗯,我。。我也喜欢你。。嘉德罗斯。”
“还有,生日快乐~”金轻轻推开嘉德罗斯,然后不知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小蛋糕和礼物给嘉德罗斯
“。。。幼稚。”嘉德罗斯看到金的表情,觉得好笑“不过谢了,渣渣。”
“别叫我渣渣啦!”
end
「今天螺丝大人生日,所以就写花吐症后续,23333,甜不甜?甜不甜?甜不甜?!就问你们甜不甜!/完了这娃子疯了」

嘉金

#花吐症#
#有点小虐#
「啧,这是什么玩意」嘉德罗斯坐靠在墙上咳了起来,仔细一看有细小的花苞,随后很快消失了本以为没事,但是。。。
「咳咳咳!怎么老咳出这些小花苞!」嘉德罗斯有些烦躁,缓了一会绝的没问题后,才拿起神棍想找格瑞干一架。
「格瑞,来干一架吧!」
「不要」格瑞果断拒绝,觉得是浪费时间。
「格瑞!原来你在这里啊!嘉德罗斯也在呀?」金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跑到格瑞身边笑着说,嘉德罗斯看到金突然转身猛咳了起来,啊啊,似乎更严重了啊。。。。本来是小花苞现在却是开了花的花瓣,快落到地时慢慢地消失了。
「嘉德罗斯你没事吧?」金问道。
「渣渣,我怎么可能会有事。」嘉德罗斯毫不在意地说道,但喉咙很痒,很想咳。
「但是。。。」金本来还想说什么,但是被嘉德罗斯打断了。
「吵死了,都说没事了。」说完把神棍扛在肩上转身就走。
嘉德罗斯远离了金和格瑞一段距离,才在某个地方猛咳了起来,但始终想不明白一直咳出来的小花苞和花瓣是什么东西,还越来越多。。。。
「大人?你怎么了?」祖玛到嘉德罗斯面前问道 。
「没事,不用担心,咳咳。」刚说完又咳了起来。
「大人!」嘉德罗斯抬起手表示缓缓就好。
「祖玛,刚刚看到大人咳出来了花瓣,但出现几秒就没了,怎么回事啊?」雷德挠着头问道。
「花瓣。。。」祖玛思考了下,貌似想到了写什么。
「等等大人!你这是花吐症啊!」听了祖玛解释花吐症,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
晚上,嘉德罗斯独自坐在窗边,时不时的咳起来,啊啊。。。花吐症啊,除非得到暗恋的人一个吻就可以治好,否则还能活三个月,但是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。。。喜欢的人,是金啊。
原来暗恋一个人也会出一些问题啊,而且暗恋的还是一只渣渣。。。一开始见到金的时候是凹凸大厅,自己都不相信会一见钟情,当在远处遇见他时,便会走其他路。看到他经常和格瑞在一起,就觉得胸口闷闷的很难受。
「渣渣,就算说喜欢你又能怎么样,距离只会更远的吧?」嘉德罗斯苦笑道,虽然不怕死,但还是有些不甘心吧?喜欢什么的,还是说不出啊。。。
「金。。。」

雷安

#现代化#
#学生时代#
#废话贼多#「文笔是什么能吃吗?
“喂安迷修,心不在焉的在想什么?”雷狮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看着安迷修。
“没什么。”安迷修草草回答,继续写手上的东西,就算告诉了你,又有怎么用?
“没意思。”雷狮从桌子上下来伸了个懒腰说道。
“那你自己去找事做别烦我。”
“啧啧,真无情。”
“老大!我们去玩吧!”佩利站在教室门口喊道
“来了!”安迷修看着雷狮走出教室门,才从抽屉里拿出信封,塞在雷狮抽屉里,随后收拾好东西背起背包离开。
.......
刚从外面回来的雷狮发现安迷修回去了,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爽,准备直接把书包拿起就离开,但无意间看到抽屉里的信封,雷狮拿出来看了看封面的右下角,安迷修?
“这个安迷修又想干什么?”雷狮随便把信封塞进书包就直接回去。
回到家雷狮便洗完澡就躺在床上,想拿出安迷修给的信封看时,就被佩利打断了“老大!去喝酒吗?去撸串吗?”
“行,走吧,去哪撸串?”于是又把信封放回背包里
{明天直接找安迷修问清楚好了。}雷狮这么想的,就去喝酒撸串。。。

“早知道昨天就不熬夜!好困啊!”雷狮你的黑眼圈很重呢

“大哥,要迟到了。”卡米尔敲了敲雷狮的门说道

“知道了。”

到了教室,雷狮发现安迷修还没来,还以为安迷修是很少见的迟到,所以没多理,但是,第一节上课了,安迷修还没来,雷狮发现有些不对劲。
“安迷修这个时间还没来?也没说生病请假啊。。对了,信封!”雷狮急忙从背包里拿出那信封,打开来看,看完后眼神是不相信,拿着信跑出了学校,保安也拦不住他。

恶党:
对不起,之前没和你说过这件事,今天我要离开这里去别的地方学习,可能再也不回来了吧?倒不如说永远回不来了,当面跟你说的话我可能说不出口,所以用写信的方式跟你说,飞机是九点半就走,那时候你可能还在上课吧?所以我也不怕会看到你。
恶党,祝你幸福。      ————安迷修

“开什么玩笑啊安迷修!”雷狮边跑边看着手表,还有二十分钟!来得及!

跑到了飞机场,却看不到安迷修的影子,“安迷修你个混蛋给我出来!”雷狮不管有多少人看着他,只要安迷修能出现什么都无所谓了!
安迷修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就回过头看了眼,结果是雷狮!“恶党?为什么!不是在上课吗!”
“找到你了混蛋安迷修!!”雷狮走到安迷修面前,有些生气。
“你给我好好的解释下信里写的是什么意思?什么叫永远回不来?什么叫我好好幸福?开什么玩笑!”
“恶党,你听我说。。。我。。。。。”
“你非去不可?”雷狮打断了安迷修问道,安迷修犹豫了几秒,点了点头。
“行,如果拦不住你,那么我想让你记住一件事!”雷狮挑起安迷修的下巴,嘴角勾起弧度“我喜欢你。”
“恶党你别开玩笑了。。。”安迷修拍开雷狮的手撇过头,但仔细一看能看到安迷修脸上那一抹红。雷狮二话不说把安迷修的脸转过来。
“看着我。”“你别。。。唔!”嘴巴被堵住,牙关刚好张开,舌头趁机伸了进去,留下只属于自己的气息。安迷修现在脑子一片空白,双手却不听指挥的抱着雷狮的腰,雷狮见安迷修抱着自己,便加深了这个吻。
「离飞机起飞还有三分钟」
听到这句话的安迷修想推开雷狮,无奈。。。没力气。
“还打算走么??”雷狮在安迷修耳边轻声说道。
“就算要走我也不拦你,只是,我会一直等你回来。”说完这话的雷狮放开了安迷修转身要走时,就被安迷修拉住了手。
“恶党,我决定。。。不走了。”